当前位置: 外媒看承德 >>正文

河北日报:丰宁千松坝林场:“京北第一天路”串起生态路富民路

承德政府网 2017年07月18日 08时59分

18年植绿不止,“京北第一天路”成生态之路、景观之路、富民之路。 李建成摄

    开栏的话

    近年来,在塞罕坝精神的鼓舞激励下,承德市不断加强生态文明建设,耕绿不止,全市有林地面积由新中国成立时的300万亩增加到现在的3390万亩,森林覆盖率由5.8%提升到56.7%,再造了25个塞罕坝,成为华北最绿的地区。同时,坚持走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绿色发展之路,兴林富民同步推进,初步探索出一种贫困山区生态文明建设模式,涌现出一批生态强市建设的典型。即日起,本版推出《生态文明建设典型》专栏,敬请关注。

    □记者 李建成

    丰宁坝上,“京北第一草原”。早些年过度放牧的时候,森林破坏、草场退化、河道干涸、沙进人退。1999年,再造三个塞罕坝工程启动。18年来,丰宁千松坝林场在这里植绿不止,不仅恢复了坝上生态系统,还为当地百姓脱贫致富开辟了一条新路径。

    一条生态之路

    站在“京北第一草原”坝头观景台四处眺望,落叶松、白桦林漫山遍野、郁郁苍苍,“京北第一天路”就起于此。“当年这里是一片片沙化草场,树比人还少。”千松坝林场副场长何树臣说,没有千松坝林场,就没有“京北第一天路”。

    千松坝林场建场伊始,地无一垄、树无一棵。规划的项目区分布在丰宁满族自治县坝上及接坝地区的9个乡镇、7个国营林牧场,共371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,涉及72个行政村、7.89万人,其中贫困村40个、贫困人口16079人。

    国有林场、国有牧场、集体土地,多种所有制结构在项目区并存,协调起来难度极大。特别是这些宜林地基本上都是传统放牧区,要在这些区域内实现植树造林必须先禁牧,但禁牧对当地人来说无异于口中夺食,这是林场面临的最大难题。

    二道河村是“京北第一草原”坝头第一村,是整个千松坝林场的门面。造林攻坚战第一枪在这里打响,任务交给了第一任副场长李树德。彼时二道河村是全省赫赫有名的“万只羊”村,过度放牧造成草场沙化严重。在李树德看来,造林绿化是好事,推动起来应该很容易,但谁知却上演了一场“老李三劝老于”的故事。

    李树德第一次找到村党支部书记于永河,带着红头文件和条条大道理。于永河嘴里答应,心里却不以为然,“种树就得禁牧,没了羊,我这‘万只羊’村靠啥吃饭?”过了小半个月,李树德见二道河村没啥动静,又动了心思。第二次,他拎着四瓶白酒找到于永河大喝了一场,酒酣耳热,兄弟情浓,于永河拍着胸脯答应了。坝上汉子,一诺千金,可当于永河跟老百姓一说时,全村没有一人同意。于永河建议先在村集体荒山上搞绿化,谁知造林队刚上山,就被村民开着十几辆拖拉机给围住了。

    越挫越勇。第三次,李树德在维护群众利益上下心思。经过调研和多方协商,林场针对不同所有制的特点,推行股份制造林、分类管护的机制,即采取当地乡村、农民和国有林牧场出地,林木收益后按相应比例进行分成。这样一来,逐渐得到了百姓认可,保障了项目的顺利实施。

    目前,千松坝林场已经完成人工造林83.5万亩、封山育林19.19万亩,占规划任务的102.69%。百万亩荒山秃岭变成茫茫林海,工程区沙化面积减少近150万亩,天然径流量增加131万立方米,实现了国家得绿,群众得利。

    一条景观之路

    驱车沿“京北第一天路”行驶,坝上山峦柔美,坝下群山巍峨。落叶松、白桦、山杨、河柳相互交错,层次分明。山坡绿草,形如地毯,林间溪水涓涓,奔流不止,景色美不胜收。“千松坝林场从一开始就把建设多树种、多层次、多功能的生态防护林屏障作为目标,着力恢复森林生态系统。”何树臣介绍说。

    千松坝林场坚持人工治理与自然恢复相结合,力争保持原生态;坚持林地与草地相结合,力争不影响旅游景观;坚持针阔混交、乔灌草结合,力争尽快恢复生态功能系统。为了不破坏森林景观,打造“京北第一天路”景区时,没有动林场一沙一土。修建路基所用沙石是修建张承高速公路留下的150万吨炮渣石,既解决了修路原材料问题,又处理了修路遗留下来的垃圾。

    目前,在“京北第一天路”范围内,生物多样性逐步恢复,聚集了森林、草原、农田、沙地、湿地、山地、河流等生态元素,生态系统完整,小气候明显。由过去的沙化荒地变成了现在完整的乔、灌、草植物群落,新增了樟子松、落叶松等60余种木本和草本植物;由过去的只见鼹鼠跑到现在狍子、野猪、狐狸等十多种动物出没,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稀树草原。

    一条富民之路

    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,过去,二道河村也想过发展旅游致富。1995年,4家外地客商在二道河村建了5家旅游度假村。第二年,全都倒闭。“不倒闭才怪。”于永河说,那时候二道河村附近春天黄沙阵阵,夏天雨沟道道,秋季山岭秃秃,“没个好景儿,哪来的游客?”

    2008年,千松坝林场在二道河村种树的第十个年头,树长起来了,草绿起来了,河里有水了,鸟飞回来了,二道河美了。这一年,于永河带头盖起了农家院,当年收入10万元。尝到甜头的村民纷纷效仿,2010年,这个只有236户的小村彻底脱贫。如今,全村有农家院46户,能接待游客3000人,最多的一年收入达50多万元,成了有名的旅游专业村。

    千松坝林场林草结合的造林模式,留下了森林草原河谷错落有致的景观。2012年,在丰宁修建张承高速的河北路桥公司看中了这块宝地。经过洽谈,丰宁七环旅游开发公司成立,准备开发这块生态林。

    听到这一消息,当初阻止造林的老百姓不干了,搞开发破坏了林子咋办?为了达到在保护中发展,在发展中保护的目标,公司几次调整规划设计,把林区原有防火路、风电路、村路整合打通,投资1.6亿元形成了150公里的“京北第一天路”。穿过坝上大滩、四道口、鱼儿山3个乡镇、8个村,惠及2000多户、8000多人。

    百姓以道路和森林资源入股,公司把“京北第一天路”门票收入的40%分给百姓。“让百姓在森林里居住,在公园里上班,从牧民变为产业工人。”公司党委书记吕东申说。

    今年55岁的于丛林说自己再也不养羊了,在公司上班一天120元,干上四五个月1万多元到手了,日子过得美滋滋。

    禁牧—种树—修路—旅游—致富,“京北第一天路”生动证明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

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