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外媒看承德 >>正文

中国新闻网:河北省丰宁小坝子:昔日满目黄沙 今朝绿树成荫

承德政府网 2017年07月27日 10时11分

2000年丰宁小坝子喇嘛山口沙化情况(资料图片) 卢云成 摄

    中新网承德7月26日电 (张帆 刘海波 李金秋)时值盛夏,走进河北省承德市丰宁满族自治县小坝子乡喇叭山口,让人感受最深的是这里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了,昔日黄沙漫天、寸草不生的小坝子喇叭山沟口一带林木郁郁葱葱、满目苍翠,充满勃勃生机。小坝子这个曾经的不毛之地,现在知名度愈来愈高,正在倾力打造全县绿色崛起的先行示范区。

网格治沙后 卢云成 摄

    “猪上房,羊跳墙,小孩坐在房檐上”、“黄沙埋了墙,流沙压塌房,种地不打粮”,是2000年前小坝子人的真实记忆,说起当年的谚语,小坝子人仍能随口道来。

    小坝子乡曹碾沟村榔头沟组村民李义说:“十几年前,风沙可厉害了,刮两三天风我就得推出两车沙(约1方)去,要不然出不了门。”曹碾沟村党支部书记孟宪智回忆说,“我小时候一刮风,这里的天都是红的,对面五六米看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小坝子乡因此成了“沙化严重”的代名词。其实小坝子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也是绿洲一片,山上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。小坝子乡党委副书记李维成说,那时到山上放牧找牛羊时,远远看哪里的树梢在动,牛羊就在哪里。

    丰宁县处在中国十大沙漠沙地之一浑善达克沙地的南端,脆弱的绿草地下,埋藏着一片片松软的黄沙。过度放牧和开垦,在西伯利亚朔风的强力撕扯下,裂开一道道口子,黄沙溢出,漫天乱舞,在大风的推动下,以每年3.5公里的速度向南前进,竟成威胁京津的最大沙尘源。

    “那阵儿有人说,北京十粒沙子,有七八粒都是我们小坝子的。”曹碾沟村党支部书记孟宪智似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当时日益严峻的沙化不但影响了丰宁当地居民的生活,还给200公里外的首都北京带来了环境压力,不但加重了北京的沙尘暴天气,而且威胁着潮白河的水源,直接影响着北京的生活用水。

    自2000年开始,退耕还林、京津风沙源治理、千松坝林场造林、京冀水源林和外援造林等一大批生态建设项目相继落户丰宁,平均每年造林20多万亩。到今年年初,丰宁全县林地面积达到725万亩,森林覆盖率达到54.4%,比2000年提高了27个百分点;年减少土壤流失147万吨以上;植被增加涵养了水源,有效增加了潮河、滦河出境水量,为京津守住了水源地。

    山绿了,沙少了,最为受益的还是当地的村民。“就是刮再大的风,村子里街道上也不再起那么大的土了。北京人爱来丰宁过周末,乡亲们都搞起了农家乐。”村民老苏高兴地说,过去黄沙满天飞、流沙压塌房的日子一去不返了。

    68岁的小坝子乡的护林员张大爷搬进了修建的新村,与乡亲们一起开始了“新农村”生活。有一点不变的就是,张大爷依旧每天穿行在山林中,兢兢业业的守护着这片绿色,“为了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好,也为了子孙后代,我一定要把这片林子看好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张大妈补充道:“那时候都没有姑娘愿意嫁到这个沙窝子里来,像今天一样有企业过来投资办厂,有大城市的人过来旅游观光,当时这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儿。”退耕还林还草的小坝子人,改变了传统的农耕方式,准备迎接生态文明带来的“金山银山”。(完)

热点新闻